云顶娱乐app > 云顶文学 >

云顶娱乐青春学园

那时候的黑白诺基亚声音挺大的,电话那头隐约传来整个考场此起彼伏的咳嗽声,当然时不时也有他的,我就重新念一遍,确认他都听到了,再继续往下。大概是两个多小时之后,估计终于交卷了,我才挂了电话,叹了一口气,抬头看窗外的天。那是北方冬天的日头,混混沌沌的大白亮。我就盯着那一口天,想,这扶不起的刘阿斗啊。家里再好,顶个屁用。 又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,死一般冷清的寝室楼里渐渐有了人声,走廊里的脚步声逐渐密集,终于有人开门了。他考完试回来了,我问他怎么样,他说还行,这次肯定过。然后我们就又没心没肺地出去逛了,玩了玩游戏,看了看电影,又去尖山吃了狼牙土豆,麻辣烫之类,买了一堆没用的小东小西,昏昏沉沉混完一天,再疲沓腿软地回来,就像以前的每个周末那样。 回去的路上,我特别不开心。彻头彻尾的昏闷,无聊,失落,迷茫,像脏玻璃上的一层厚厚雾气,叫你看不见未来。 这可是在青春年华啊。 回学校的路程很远,我坐在出租车上,靠着他的肩膀,不知不觉睡过去了。我是个睡眠极差的人,连躺在床上都睡不好,更别说什么在课堂里,在车上,飞机上那种瞌睡我从来都无福享受。但那个下午是我记忆中唯一一次,靠在一个人的肩上,在车里,睡得像猪。 该下车了,他轻轻地叫醒我,我还在梦里,迷迷糊糊下了车,过了好久才清醒过来。他就一声不吭拿着我们的大包小包,在前面老老实实一步步走着。我看着他背影,想起刚才的那一觉,就跟自己说,该是一个多么信任,多暖心的人,才能让我在车上都能睡死过去啊。 老孙的四级总算是过了,也毕业了,回了河北的家里。可是他家里管得太严了,父母压根不让他出来,要在本地给他安排一个稳稳当当的工作,然后房子车子都是现成的,再相个亲,跟着就该结婚生子总之就是大树底下好乘凉的标配人生。他连我的生日,一个半小时的车程,都没法出家门,到天津来一趟。 忘了是二十二岁还是二十三岁生日,我一个人上完课,也懒得动,没精打采地一个人蹲在寝室里看电影。我就想啊,他家里这么严,他这么大个人了,连出门的自由都没有,我俩在一起也只是浪费时间,都这么不上进,英语连个四级都过不了,还谈什么一起出国谈什么未来。你家有钱,你不努力都能活得这么好,我没这么好的命啊,我拼死了才能得到的东西,你轻轻松松与生俱来,什么风雨都有父母替你挡。我倒是也想指望你啊,可你这是能让人指望的样子么。算了,还不如各走各路,我没那么好的命,耽误不起,还得奋斗呢。 话说回来,当时也没有女汉纸这个词儿,所以我还拿分手的决定引以为豪,闺蜜说,见过嫌没钱而分手的,没见过嫌有钱而分手的。 做决定之前,我去了一趟他老家见他。他还蒙在鼓里,兴冲冲地告诉我,已经在北京的新东方报了名了,要学托福,学GRE这样才有正当理由不在家里住,他们也管不住我了,到时候我经常来找你 我一时心不忍,分手的话也没说出来。见完了面之后,回去想半天,还是发了一条短信给他,台词老套到俗,我们分手吧,我已经和别人在一起了。 若说辞职有裸辞一说,那我这分手也是裸分的。其实我想说的是,一个人在没有成为最好的自己之前,也不配拥有最好的对方。但当时我也是一塌糊涂的我,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。 如我所料,分手说出来,他也没闹,也没挽留,就像一刀捅进棉花里,没有痕迹,没有声音,连刀子都陷进去不见了。 他只是在最后一次约我见面的时候,带了一大箱子东西,在滨江道的星巴克里面,把所有有关我记忆的东西,全都还给了我。包括里面7个笔记本,抄满了从我们认识第一天起,所有的短信记录。一笔一笔,一个字一个字。 他说,我也没你那么会写,我写不出来。只能都抄下来了。 我看着那一箱子的时光,头一次真真切切感到了什么叫头晕目眩,而他的那种平静,让我后知后觉,其实我还是希望他挽留我的。但我明白,从我说出了分手起,我就再也挽不回他了。 失去一个人并不难受,难受的是无可挽回。 我后来才知道,分手之后,他痛苦得大病一场,抑郁且终日不食,瘦了10斤。她爸妈吓疯了,带他去欧洲旅行散心,转了一大圈回来之后,再也不干涉他自由,由着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想去哪儿就去哪儿。而他做的第一件事,竟然是从一个家门都出不了的家伙,变得能一个人独自开车从河北到安徽,去见一个相好的妹子。 我知道了之后,真是气坏了。打个比方,就像你买的股票越跌越凶,苦苦捏了两年都没舍得割肉贱卖,最后终于判断没有看涨的可能,三思而弃。结果一出手,转天股价就反弹上天。 让我气坏了的还在后头。他开始痛定思痛,发奋图强,从一个四级都过不了的水平开始学英语,花了快两年,总共考了6次托福,4次GRE,终于被纽约的学校录取,并拿到了签证,在我刚好快毕业的时候,去了美国。嚷嚷半天,结果去成美国的是人家。 他走之前,我有天手贱,回到他的博客去看,有一则写的是:走得够远,已经忘记当初是为什么出发。沉甸甸的时间与辛劳,喜泪参半。那个博客里写满了他这两年的时间如何度过。我一边看,一边掉泪,想了许多的如果,最终都只有但是。 真的憋不住了,你等等啊,我靠个边啊尿尿一下。老孙说。 我把脸对着窗外,车里放的是杂七杂八的交通广播,可我什么都听不见了,回忆如山,重得我抬不起头。要不是他说要尿尿,我都不知道怎么让当时的心情收场。八年了,覆水为什么难收,说白了,因为干都干了。 他把车子靠边,打开车门,两步跑到角落里,对着墙解决。等他回到车上来的时候,他开出了两步,眼睛瞟后视镜的时候,才看到我的脸,吓得他一脚刹车,问,你怎么啦? 我心一横,想着,反正脸都丢尽了,也不怕再丢一层,豁出去了。 于是我就着两管鼻涕加两窟窿眼泪水儿,跟他说,老孙,这一趟来北京出差,本来没想见你的,事情太多。但今晚的安排临时有变,就空出来了,我就突然想来见见你。我也没有想到你会回我的短信。 我们认识有八年了。有时候真的是非常想你。现在我的生活挺整齐的,也安静。早睡早起,在家里赶稿子。有时候夜里气氛到了,会想起好多以前的事儿。说是突然想见你,其实也不是平白无故的。前几天,我又回到了你最老的那个博客去看了看,觉得时间真快别的没什么了,我只是想和你说一件小事。你当然不记得了,但每次我想起你来,就想起那一件小事。就是我们分手之前,有一次我们打车从滨江道回学校。那出租车上,我居然靠着你肩膀睡着了,还睡得特别死,都做梦了。到下车了的时候都不知道。这种事从前没有过,以后也没有过。一辈子能遇到过这么一个让你安心的,在车上靠着就能睡着的人,挺值得的。 回想从前那会儿,我真是够一塌糊涂的啊。实在是不好意思啊见笑了。经过这些年,现在我觉得一切都变好很多,大约是我最好的时候了你也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。变得更好了。 你别送了,我下车了。前面就是酒店了,下次来北京再见。 他沉默不作声,也没有看我。 我觉得再多一秒都呆不下去了,打开车门下了车。身后没有声音,过了一阵,响起了车子开动的声音。我没敢回头,脚步停了一下,努力分辨声音的来去。然后我终于确认,他的车子已经渐渐驶离了。那一瞬间我伤感极了,却又如释重负。没有什么偶像剧里的谁飞奔追上谁,大雨里拥吻。那是一个平静得连风都没有的夜晚,街上没有人。 而那一条没有风,没有人的街,就像我们如今的心。它曾经人来人往过,热闹过,可是每当夜晚来临,它却只是一个人卧在黑暗里,静静地想,什么时候,只要有一盏路灯亮,一盏,就好了。三联阅读 文/七堇年

     我在认真的在啃牛油果,没有勺子.

    坐我旁边的老杨突然说:wendy呀,你可以用个勺子吃吗?你这样啃,我真特么...

      我停下来:想吃?

~云顶娱乐,~~~~~~~

   曹语轩刚说手机没电了,等他爸爸回来充好电了,再和我视频,特地给我打了个电话,让我不要那么早睡,然后我就这样收拾了一下东西,然后坐在这里等他,然而写东西.

   早上在上班的路上,在地铁里看见一个好可爱的小女孩,她爸爸妈妈就坐在我的旁边,小家伙不安分的在他们面前的走道上跑来跑去,一会儿说:"我要尿尿."我笑了,然后听到旁边是她爸爸的那个声音温柔的说:"宝宝乖,待会儿下车再尿尿,这会儿在车上呢。"

   然后小女孩又蹦来蹦去,玩了一会儿像是突然肚子饿了一样,拉着我旁边她妈妈的手说:"麻麻,我要糖糖,要,要."她妈妈没说话,然后那个爸爸的声音再次传来:"要,都要,待会儿下车了爸爸就去给你买,好不好?"话里尽是宠溺.

   口罩后面的我,一瞬间也沉浸在他们的幸福中里,想起来了我们家曹语轩,感觉眼睛都快笑没了,然后像幻觉一样,脑子里听到:"若夕,乖,到爸爸这里来.""若夕,你想吃什么,爸爸给你买好不好?"

   当地铁广播说"淞虹路到了,请乘客们收拾好随身物品,准备下车"时,我才瞬间清醒,我想自己傻了,随后便是深深的负罪感。

   而那个声音,非常清晰的是在杭州萧山机场飞西安的时候,发过来的语音,没有伪装没有故作柔情很真实。

   

   下班回来的时候,晚上7:30左右,路上已经很黑了,下地铁的时候,有很多警察欧巴在路上执勤,看起来很帅很酷很安心。

   走过十字路口以后,路上差不多就我一个人,想起前几天还人来人往的地方,现在都在家里了,不过想着家里还有等着我的人,明天下车就可以看到,也很开心。

云顶娱乐 1

没有一个人的路上

   不过望着没有一个人的路上,天生怕黑的我还是挺害怕的,于是将头发扎起来,塞进围巾里,然后戴上我大大的衣服帽子,深怕被当成一个女生,虽然身上不超过100块钱,虽然路上并没有什么人.

   刚刚已经和曹语轩视频过了,哄了半天才把他说服,乖乖睡觉等着回去慢慢和他聊天,听他给我讲故事,听他讲故事真的是一件很利于睡眠的事。

   

   走到十字路口时,矫情的很害怕,就会给妈妈打电话,陪我聊天,只是今天妈妈电话没通,我就发了一条微信给小白,我说明年一起回家吧,现在才7:30路上都没人.

   刚刚正写着的时候,他回复好呀,明年一起回,我一个人坐汽车坐了30个小时...明年就一起回吧,我来了给你带吃的.很开心,因为他说什么百分之九十都会兑现.

   想起萝卜去西安的时候也说过要带吃的给我,结果一如往常的就只是习惯性撩妹而已。

   我在想什么是在一起,走在路上的时候就想明白了:我想找一个让我安心的人,我们一起做饭,做爱,做梦,相互陪伴,各自旅行,然后在2018年,和蛋蛋一起结婚.


   

上一篇:青春学校
下一篇:匆匆那些年